angekok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立夏 我的失败与渺小    -[自说自]
Tag:

距离上一篇博客已经过去五年半,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现在,我在北京,过得很不开心。

这个标题真是又矫情又丧,”立夏“只是刚才开机的时候360自己蹦出来的,虽然最近天气转暖,看到夏天来了还是有点惊到,活这么大了,原来还是没有习惯时间过得真快。

“按气候学的标准,日平均气温稳定升达22℃以上为夏季开始,“立夏”前后,中国只有福州到南岭一线以南地区真正进入夏季,而东北和西北的部分地区这时则刚刚进入春季……”原来这时候家乡的夏天才真的来了。难怪北京不觉得,只觉得最近杨柳絮少多了。

现在是2015.5.6凌晨,本来洗漱躺在床上准备睡觉,胸口气郁,干脆起床把明天晨跑(将会是来北京近三年来第一次晨跑)要喝的薏米红豆汤备好。可是最近心里实在太不痛快,还是想到来这里写一通兴许就好了(其实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觉得已经好多了,可能和我把2010年四五月在听的专辑重听的关系,我按收听时间搜集专辑的习惯只有在那年才有,音乐果然还是最治愈的东西,大部分时候比吃东西厉害)



其实这五年多里,我没有在这里记录的五年多里,有很多让我有冲动记录下来的时刻。

比如进入新的人生的阶段大学毕业了,第一份正式的工作。比如,第一次直面了人的复杂,第一次为自己的冲动付出前所未有的代价,第一次突然发现自己的价值观改变了,第一次真的因为自己的无能而哭,第一次开始想我是谁,我要去哪里,我要做什么……还有很多对我而言很重要的时刻或者事件,或者让我困惑,愤怒,甚至还有绝望又无处宣泄的时候,那些觉得自己失败和渺小的时候,我常常会想到这里,但这些写博客的冲动最后都没有付诸行动,我不太愿意说这些,但又想不记录下来,是不是有点遗憾呢。

写到这里,我觉得我的胸闷差不多好了,那就先这样吧。

可能会慢慢开始重新在这里说话,写写新的,也顺带着补一些漏掉的。

 

Posted by  at  2015年05月06日 00时32分00秒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咖啡店的晚上——樹先生    -[]
Tag:

 

 

咖啡店的晚上

 

片山貴王盤腿坐在沙發上,人字拖被隨意的扔在一旁,像兩個被拋棄的孤兒。我看了看時間,23:12。他一個小時之內喝了三份espresso,抽了半包555。我問他:“不怕身體受不了嗎?”他看著我笑了笑,然後點燃一支煙。“白天體力消耗太多,這是我補充能量的方式。”

我和他認識1個小時。那天我朋友的咖啡店開業,我去捧場。而他剛辭掉工作正在騎單車環遊中國。他說他上一站是成都,要騎到上海去。他從2002年從學校畢業開始工作,工作兩年後辭職和朋友去泰國騎單車旅行,後來就愛上了騎單車的旅行。他中文不太流利,和他聊天要夾雜英文。“我家在北海道,讀書的時候我喜歡衝浪,很刺激。但是衝浪不能去很遠的地方,不能看很多人,所以我開始騎單車旅行。”他抬起他的左手,他的手臂被陽光曬得黝黑、粗糙,而且有力量,接近手肘的地方有一條很長的疤,“這是我在老撾騎單車的時候摔的,當時傷口感染了,差點死掉。哈哈哈。”他大笑起來。我很奇怪這個人在說自己快死掉的時候這麼開心。我發現那條疤的旁邊有幾個日文的刺青,可是他不告訴是什麼意思。

我看著他扔在地上的大背包問:“你就這麼點行李?”“是啊,一些衣物,一台電腦,一個相機,一個筆記本。這就是我的全部。”說著他翻出他的電腦給我看他旅行的照片。不同的國家,他和很多人合照。教師,工人,官員,喇嘛,三陪女,摩托車司機……照片上的他眼神乾淨,笑容燦爛,好像夏日鋪滿鵝卵石的池塘底。筆記本上記錄了各種日文,我問:“寫的都是什麼?”“旅行中的一些見聞,還有一些人的地址。我好把照片沖洗出來寄給他們。”我唔了一聲表示瞭解,“你最長旅行過多久”“3個月,在雲南的邊境。中途走走停停,很多山路,很多山寨,很有意思。”“不會寂寞嗎?”他很奇怪的看著我:“為什麼會寂寞?一路上可以認識很多人,他們教我當地的方言,或者只是好奇的和我聊天,拍照,很有意思。”“那騎車會不會無聊?”“不會,只要沿著公路,兩隻腿設定好運動的方式和速度,就可以在單車上發呆。”他把抽完的煙頭放進煙灰缸。“發呆?我也常常發呆,腦子裡什麼都不想,一個人安安靜靜的,就這樣。但從來沒有在騎單車的時候發過呆。”我望著煙灰缸裡逐漸熄滅的煙頭,幻想著自己或許有一天也能像他那樣一個人騎車去很遠的地方。我會騎單車,我會識地圖,我能和陌生人打交道,當然我可以長久不說話, 我似乎也具備了一個單車旅行者的資格。

我和他離開咖啡店,已經淩晨2點。他背著包推著車,我們走到一個街心花園,坐在花壇上。不遠處有個拾荒的小男孩,好奇的看著我們,卻又不好意思靠近我們。片山招呼那個小男孩過來,小男孩說他想騎單車,片山笑著把單車推給他。小男孩踏上車註銷十幾米,忽然想到了什麼,又騎回來說:“我不會跑的。”然後指了指放在旁邊的一捆他拾來的紙箱,“我東西都在這。”片山轉過來說,“看,旅行很有意思。”

“我媽媽說我自從開始旅行之後就越來越像個難民了。有一次在吉爾吉斯坦,我被幾個強盜搶劫,錢包,護照,電話,電話什麼都沒了。後來敲開一個當地人家的門,借了他們家裡的電話,才聯繫到大使館。回國之後家裡人不允許我再隨便亂跑,但我還是偷偷跑出來了。”我很驚訝的說:“你不會覺得這樣的旅行很幸苦嗎?”“常常會很幸苦,但想到我只是一個人,就不會覺得又多苦了。”

他抬起手指了指那個刺青:“這是我以前女朋友的名字。在日本。我16歲的時候認識她,在一起8年,後來她嫁人了。”他望著空曠得有些寂寥的街道,有些惘然。“她想讓我帶她走,而我只想一個人。”

 

http://mrtree.blogbus.com 

Posted by  at  2011年03月01日 10时41分00秒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好久不见    -[自说自]
Tag:

 

昨天,我想我是捅了篓子,伤了两个人的心,我真的是很混蛋。
后来关了手机想了想事,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早上7点就醒了,不是舒服的自然醒,就是
做了不快乐的梦,然后尿尿回来,就睡不着了。


在被窝里翻看安东尼的橙,想想每次看它都是在被窝的时候,
每次看这都会被隐隐若现的回忆和温暖包围,然后就会爬出写东西的冲动。
那些在平日有点呆滞麻木的生活中躲起来的回忆和细碎感受,就像一个人给PAUL SMITH的STORY写的香评,
大概是有许多绿色植物在你身边噼噼啪啪生长的气味。
那些感受有时候会变成具体的字,没有来由没有去向的在脑海里默默铺开。

他的书真的就是被窝读物吧,之前一个人去厦门旅行带上它,
但大多时候只是看了几句就没接着看下去,那个封面倒是更多出现在为更新的围脖而拍的照片上。
看了一会书,觉得累了,一直把那条黑色松紧带当做书签,就箍在了171页,也忘了在哪一页开始看的。
天还没亮,肚子也饿了,早上一二节没课,舍友都还在酣睡。


想起朋友说我的字有温暖的感觉。
昨晚他说,把我的日志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他尤其相信文字,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敏感柔和,他就觉得我挺好的。
其实每次听到看到这样的话,我都挺意外的,总会先楞一会,除了敏感之外其他我真是后知后觉。
特别是温暖,这个词在我看来是美好得要发光了。
真的是这样的话,好像也不错吧,窃笑。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自己也是这样。
真正开始喜欢一个人,很多都是因为看过他们的日志,QQ空间,或者各种博客。
我似乎窥探到真正的,更近的,和平日看到的更完整更有血肉的人。
被他们的快乐或者悲伤,各种自说自话的情绪抚慰,
感同身受类似原始的对待动物的同情心。

现在在听Amy Dimond的Heartbeat,他昨晚说你明天一定要听,
我说你最好还是适时提醒下,我怕我睡一觉起来就会忘记。
可是今早我起来就记得了,我想是因为好记吧哈哈。

坐在床上打字脖子很受罪,换了个位置和姿势。不过这样屁股还是觉得累。

昨天冬至,洗完澡喷了前阵子买的PAUL SMITH STORY的试管香,
喜欢它最初略带辛辣的植物香气,后面渐渐温暖起来,点在手腕和耳后,一个躲在冬天的袖子里,
有时候会故意露出一段,自己闻着玩,
一个在脑后,有风逆向吹来的时候,会短短的闻到一阵香气,然后人会安静一下。
试过没有风的时候,无聊得假装不经意的倒着走,然后也可以闻到,想想有点白痴。

但是我没有闻到明显的三调,基本可以排除假货的可能性,我就有点沮丧自己没有品香的天赋能力,
没用香水之前,觉得它们最有意思的就是那些一些听都没听过的植物,
以及,哇这个也能放在香水里的各种物,他们的名字有的本身就看起来很美好,
神奇的是,它们真能乖乖的在三调里,在不同的时刻出现吗。
我其实没有特别去注意他们,只是想起来的时候闻一下,
买了一阵子了但也只用了三次吧,不知道他们在我身上的习性。
什么时候出现,出现多久我怎么知道呢。
但是过一段时间闻下也没发觉什么差别,顶多是浓淡,
尤其是中调的茉莉和绿蔷薇怎么都找不见,
不过绿蔷薇什么味道我当然也不知道,茉莉总知道的吧。算了。

买香水,其实是为了送礼物。
第一次送香水,胆怯心虚的很,又没得亲自去试香,
在豆瓣加了香水小组,然后开始研究,想想真是好笑,香水都闻不到怎么研究啊,不过就看他们用的感受吧,
不过香水太过私人,和每个个体产生的化学效应大相径庭。
不过这个过程我也蛮投入,最后折腾了好久终于决定买什么,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内。

送给Ernest的是Weekend,他很喜欢。
其实我最开始想买给自己的就是BURBERRY的BRIT,我承认自己是被他的文案蛊惑了,
完全就是自己理想中想要成为的那种样子。
后来和儒军讨论这件事,被她笑了:p,
恩,我也这么觉得。
然后,……刚刚打的字被被我删掉了,不能泄密不是。HIA HIA HIA ~~ 
他后来很开心的说,班上女生说他很香,应该是赞赏的语气吧。
我觉得我这个比他之前用的高夫古龙水和CK的涂鸦无国界好,不会太高调,男生淡淡的就好。

绕回冬至,昨天给他短信说大白冬至快乐哈。他没回。我不知道说什么,希望你快乐一点。
有时候翻安东尼,想起你说的,看这本书会想起许多,我也想到了。冬至吃了饺子吧哈哈,咋不吃汤圆呢。

晚上临睡前,在Q上和BEN聊了一会,他吃了煮的汤圆,
说是明天要去上海了,和妹妹一起过去过圣诞,真是幸福啊。然后聊天断断续续没有几句,草草结束了。
最后我问他,时髦人有没有带秋衣裤啊,他许久没回,我就道晚安了。
,他头像又亮了,发过来,带了保暖内衣。
然后我看着就没说什么了,想起他说过的一句话,我不可能像过去那样对你了。
恩,好多事情过去了。过去再怎么样,我觉得是一点抱歉和遗憾,
更多的是剩下的回忆了,而这本身就是挺温暖的吧。想想鼻子有点酸,真是矫情的要死啊。

昨晚看了《黑天鹅》,一开始有点不好接受,
因为喜欢女主娜塔莉 波特曼,这次的她有点超出我印象中的样子,当然,演员嘛。
还好没看任何介绍,这才是完整的观影体验。
她的表演足以令人信服了,最后那一段黑白天鹅,
尤其是黑天鹅出场的时候,我想我当时的表情是有点傻眼了。

其实还有好多话要说,是因为积聚了太多了吧。一直倒叙的话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适可而止适可而止,今天貌似真的是降温了,阳光只是一阵一阵出现的,犹豫要不要晒被子。

然后,想起,昨晚睡前迷迷糊糊告诉自己的话,有点肉麻就是了。
感谢所有在自己生命里出现过的人,特别是你爱的,爱你的,相爱的人。
而有时候他们同时还是伤过你的,你伤过的,互相伤害的人。
说抱歉的话,没什么用,所以就感谢吧,感谢比较美好不是?

还有,刚刚看安东尼写妈妈的那一段,想到妈妈了。
妈妈真是我的死穴啊,和外婆一样。
妈妈,我爱你。

Posted by  at  2010年12月23日 08时27分00秒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0) | Trackback(0)



共21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counter}